☆有轻微伊京以及非常不明显的开久组

☆傻不拉几入了坑之后发现粮好少虽然都很香呜呜呜,自割腿肉顺便交个党费,521快乐!

☆垃圾文笔对不住了


      赤坂理子写过很多封情书,如果加上她手中拿着的这一封,那就已经是三十六封了,这些情书长短不一,内容不同,却都是给同一个人的——那个在千叶小有名气的不良少年三桥贵志。可那些装满少女沉甸甸爱意的信笺从来没有落到过金发少年手上。

   


        赤坂理子不是没有想过将这些情书交给三桥,可每当她鼓足了勇气好不容易举着信拦住三桥时总会有意外发生,金井又出了什么糗啦,伊藤和小京又旁若无人的开始秀恩爱啦,甚至于片桐智司偶然带着相良猛回一趟千叶,三桥就会快速的转移注意力,嘲笑也好,生气也罢,或者干脆是闲的无聊的挑衅,三桥贵志可以有很多精力去做这些事情,却从来,从来都没有注意到她鼓起勇气的小动作。其实这些并不是什么意外,只是平日里的小事,可三桥对她的不在意就像一根针戳进了快要爆的气球里,赤坂理子的勇气就这样哗啦啦哗啦啦的飘的一干二净。


        而且有时候,她经常会有种错觉。在她和三桥放学后一起回家的时候,他们坐在咖啡店里争论玉米浓汤好喝还是奶油蘑菇汤好喝的时候,偶尔闲下来的三桥陪她去买唱片的时候,还有那么几次,他们俩肩并肩坐在漆黑的电影院里,三桥的呼吸深深浅浅落在她身边的时候,他们如此亲密,就像一对真正的恋人,而三桥和她又那么近,近的仿佛触手可得,就是这种缥缈的错觉带给她轻飘飘的满足感和一丝希望,所以很多时候她对自己说,算了吧,算了吧,就这样挺好的,每天和三酱一起上学下学,做着那些情侣们做的事情,这样已经很好了吧?她沉溺于这样的关系,渴望着金发少年带来的阳光,不愿意去破坏它,抱着歇斯底里的希望和孤注一掷的勇气去小心翼翼的维持着,所以她那么喜欢三桥贵志,却从来没有亲口承认过,所以她给三桥贵志写了那么多情书,却从来没有送出去过一封。


         少女的思绪停留在笔尖,很快就在纸上洇出了一团墨迹,赤坂理子将那页草稿纸撕下来揉成一团,愣了片刻后又鬼使神差的拆开,提笔开始写字


“笨蛋笨蛋大笨蛋低情商的三酱,我喜欢你啊,赤坂理子喜欢大笨蛋三桥贵志啊。”


      写完后她自己又心虚的把那句话用黑笔抹了干净,纸在少女纤细的手指下又成了一团,赤坂理子把它丢在桌子上看了片刻,哑然失笑,


“我才是笨蛋,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她捏着那第三十六封情书,心血来潮的想做个坏学生去天台翘一节课。其实她是知道的,赤坂理子也许不知道新出的漫画的内容,也许不知道男生喜欢什么,也许不知道三桥贵志为什么只对她关心只会陪她去买唱片,但她总是看自己看的通透。第三十六封情书,写了又涂掉的话,偶尔叛逆的情绪都是因为要毕业了啊。毕业,毕业,这两个字轻飘飘的就能把她现在拥有的一切拿走,平日里的暧昧也好,不经意的试探也罢,少女既害怕被人知晓又担心不被人知晓的情绪总要随着毕业消散的一干二净吧。


       她抬腿跨上第一个台阶,摇摇头想要自己清醒一点,可是思绪总是忍不住回到他和她曾经相处的时光。


       记得她写第一封情书的时候,是在三桥伊藤他们帮助解决了家里道馆事情的第二天。好好学生风纪委员第一次熬夜,叼着手电筒给人写情书,她还记得她的开头是“三桥贵志同学你好,我是赤坂理子。”正经的简直不像情书,还有那些朦朦胧胧的话语“我好像喜欢上了你,虽然你的卑鄙仍叫我看不惯。”那些不确定的情绪在第二天早上被慌张的自己永远压在了枕头底下,所以后来她没再看过第一封情书,却永远记得那时的心动。


       还有第二封,第三封,第四第五第六封,有时候是因为他总是对她笑的那么灿烂,有的时候是因为他总是一边说着嫌弃一边陪她去买唱片,甚至不是因为什么理由,仅仅是因为想到了他,就想给那个被阳光祝福过的男孩写一封情书,装满了爱意,像糖果一样甜蜜。


        赤坂理子第一次尝试坐在高台上,放任自己的双腿落到空气中,跟着万有引力和风一起摆阿摆,三月末的花香卷起她的头发,就像落在河里的第十五封情书,热烈,浓厚。


那是三桥第一次约她去咖啡馆的下午,第一次,是真正的只有两个人的世界,虽然后来三桥还是跑去骚扰了伊藤和小京,她还是从数学书里抽出那张写了一半的第十五封情书,把自己写过的那些迂回婉转又矫情的句子拉掉,重重的写上了“我喜欢你,喜欢到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欢喜的不知所措”她从未大胆又热咧的表白过,即使是在情书里,也是礼貌又宛转,然而这次,她却不想再用那些抒情到滥情的话语来表达欣喜。所以最后那封信落在河里时,赤坂理子还是狠狠的难过了一下,即使三桥贵志就在她身边,并且头一次主动的,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还有第二十二封情书,写在三桥把她从相良猛手下救出之后。那天三桥即使浑身是血根本站不住,也要拼命保护她的时候,她真的很想狠狠揍相良猛一顿,然后好好的抱住三桥,一边骂他是傻瓜一边不顾一切的吻住他。所以她写了那第二十二封情书,并且如此珍重的把它压在了自己的书架下,那是她的秘密,她的甜蜜,她并非自以为是的暧昧。


她跳下天台在长椅上躺下,望着千叶蓝到过分的天空,在闭上眼睛的前一分钟,她还在想,如果时间停在这一刻,该有多好。



三桥是趁着课间来找赤坂理子的,他的乖乖风纪委员是绝对不允许别人打扰到上课的。他本来想邀请她放学后一起去看电影,在教室门口探头探脑了半天却没发现那抹熟悉的身影。


“什么嘛,”


他眨眨眼睛,顺手拦住了一个女生,


“喂,理子……赤坂理子的座位在哪里?”


得到满意回答后的三桥哼着歌走向了少女的座位。


        也许是课间的原因,赤坂理子的桌面并不如想象中的整洁,教科书摊开放着,水笔没合堪堪压在被风吹起的草稿本上,桌角还扔着个被揉的惨烈的纸团,完全不像平时整洁乖巧的样子。


        三桥一直等到了上课,也没见赤坂理子回来。他本来想着等到赤坂理子摇摇头说三酱不可以哦,不可以上课的时候到班级里来的时候把电影票塞在他手里,然后做个霸气的动作,耍帅说 ,那理子小姐愿不愿意浪费下课的时间跟我去看场电影,又想说理子我最乖了我是下课的时候才来找你的,可是他等啊等,却还是成了个捏着两张电影票落了单的男主角。


“这家伙原来也会逃课吗?”


      他有些不耐烦的起身,又认命似的叹口气,随手打开了搁在桌边的纸团,拿了没合上的水笔想给赤坂理子留话,就那么自然而然的看到了那被涂的明显又有些丑陋的痕迹,


“难道是有什么秘密吗?”


三桥贵志捏着纸愣了一下,下一秒就开始坏笑,刚才不耐烦的小情绪瞬间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可是瞒不住天才的三桥选手哦。”


        他把纸举高,对准了阳光,得意洋洋的像个侵略者一样正大光明的看着赤坂理子的秘密。那些话语被皱巴巴的纸割裂成了碎片,三桥贵志像个复原专家一样一字一句的将他们拼凑在一起,一字一句,缓慢,又沉重的。


什,什么啊?!


       他现在才明白过来,少女干净的字体根本不是散落在不为人知心底的秘密珍宝,而是一把把明晃晃的小刀,裹着风向他飞来,他几乎是落荒而逃了,逃跑的时候也不忘咬牙切齿的骂一句理子那个大骗子,课间不在教室也不去找他,害得他白白浪费了一个可以睡觉的好时间。


       “三桥。”


        啊啊,不要理了。


       “三桥?”


        把头扭向窗外吧。


      “三桥!”


        “混蛋,干什么啊!”


       “你脸好红?是生病了吗?”


        可恶啊,果然还是应该打一架才好吧。


      “该死的你好烦,闭嘴啦!”



       该死的该死的混蛋混蛋混蛋伊藤问那么多干什么,该死的该死的大骗子赤坂理子心跳的好快!


       三桥贵志趴在桌子上闭着眼睛睡觉,心里却像播着摇滚乐,咚咚咚响个不停。他想他总是算计别人,胜利什么的不论用什么手段,只要得到就好了,他想他那么精明,不会有人敢算计他,他想赤坂理子,想他自己一步步不露声色的接近,一点点精心的算计,可他从来,从来没有这么清晰又确定的想过,他完了。




       赤坂理子醒的时候懊恼的发现已经放学了,她皱着眉头啧了一下,随手把情书塞进兜里就开始往楼下冲,怎么办呢,翘了一下午的课,还睡到了放学,三酱一定等的不耐烦了吧,也许干脆走了吧?!


       她跑去三班,得到的只有一个“三桥哥一下课就走啦,我还以为他去找理子小姐你了。”的答案。走出三班门的时候理子看见玻璃窗中的自己,头发已经跑乱了,衣服也没有好好打理,睡觉压在脸上的印子还没消掉红红的挂在她的额头上,嘲笑一般。


       “真是狼狈啊。”


    她对着空无一人的走自言自语的呢喃,突然就鼻头一酸,接着铺天盖地的疲惫灌溉入她的身体,她站了好一会儿,才发觉到,自己是在委屈。自己是在委屈,就好像多日以来的隐忍,不甘,期待都挤在这一刻爆发了一样,她终于用很小很小的声音抽泣,像是刮过三月里的,一阵秋天的风。


赤坂理子用了很长时间才打理好自己的情绪,小腿已经因为长时间的站立有些麻木,她拨了拨自己的刘海尽量使自己看起来正常,然后才走向自己的柜子,她没想到会在那里遇到三桥。


“三,三酱?”


带着不确定的口音以及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欣喜,赤坂理子走过去,看到了她心心念念的少年,正靠着柜子不耐烦的看着她,


“你好慢啊,理子。”


“我,我以为你先走啦。”


“这我倒是想问你啊,今天干什么翘了一下午的课啊。”


她抬起头望向三桥,试图从对方表情中找到一丝丝的关心,


“因为偶尔也想试试叛逆的感觉吧……诶干嘛?!”


“你哭了?”


她没想到三桥会直接握住她的手腕把自己拽到他面前,阳光在少年的发梢跳跃,有几粒灰尘在空气中飘起又落下,赤坂理子感受到来自自己的沉重却又雀跃的心跳,一下,一下又一下,逼着她去正视这个糟糕的现状。


“因为……想到马上就要毕业了嘛,也许以后都见不到你们了,难免会,有些伤心嘛。”


其实最伤心的是见不到你,最难过的是我们再也回不去从前的时光,最想让人流泪的是你开心的时候就像天空中的一朵云,可我碰不到天空也抓不住云。


“我可不记得你是会为了这种事情而哭的女孩子啊。”


三桥放开了拽住她的手,把手插回兜里慢悠悠的走向自己的柜子,赤坂理子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就想大声的,坚定的,告诉他她一直以来所有的心事,


“我……”


然后她亲眼看见从三桥打开的柜子里掉出来了一摞情书,粉嫩嫩的,饱含爱意的,却无端让她想起来电视里鲜艳又美丽的毒药。


不过吞下毒药的是她自己罢了。



“怎么了?”


三桥换好鞋回头看她,看她换好自己的鞋子,沉默的关上柜子,沉默的走到他身边,然后抬头露出一个笑,


“没事啊。”


赤坂理子这个大傻子。



“嗯,那个,”


走在路上的时候赤坂理子还是开口了,支支吾吾的,说出来的却不是三桥期待的话,


“那些情书,三酱不拆开看看吗?”


“你是说这些么?”


三桥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厚厚的一把情书,然后就像是不经意间的,随手就丢在了垃圾桶里,


“不需要啊,因为我已经得到我想要的那一封了。”


“诶诶诶?”


赤坂理子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就像曾经她冲着他嘟嘴,对着他笑,一样的美丽,一样的动人。


果然有些话还是要亲自说出口啊。


三桥装模作样的清清嗓子,斜眼看理子的表情,他眨眨眼睛,跨到她的面前迫使她停下了脚步,


“低情商的大笨蛋三桥贵志,也喜欢你啊。不知道理子小姐愿不愿意赏个脸陪我去看电影?”


“以女朋友的身份?”


一下两下三四下,赤坂理子数着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她几乎不敢去看三桥的眼睛,然而又拼命的想把眼前的这一切都深深的印在脑海里。


此时此刻是下午四点,夕阳落在她和她最喜欢的男孩子身上,像是无限的祝福,三桥贵志的心跳在她耳边放大,她由此知道,原来他也和她一样紧张,一样的抱有名为喜欢的情绪想要给予彼此,对方温柔的呼吸撒在她的脸颊,一个草莓味的吻印在了她的嘴唇上。


      赤坂理子在拥有初恋的第五秒,才终于带着莫大的喜悦和后知后觉的迟钝发现,第三十七封情书,终于收到了呢。


end


忘了日本扔垃圾的规定,根本想不起来周几扔的什么垃圾了小错误实在对不住


评论(26)
热度(129)

北城有巷

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 北城有巷 / Powered by LOFTER